一本正经秀恩爱——生活比小说更狗血

一本正经秀恩爱——生活比小说更狗血

  17:JJ保卫战和头悬梁锥刺股的故事(我哥小时候的故事系列之一)  我哥,打小儿就是一个有故事的人。   俗话说,七岁八岁讨狗嫌。

  我哥八岁的时候,那家淘的!唉,真是一言难尽。

他上房揭瓦,他追猫撵狗,他给二大爷胸口拔火罐,他把二丫娘的“气球”偷出来吹大,挂大宝二丫一身……  最要命的是,他还是一个坑妹的夯货,隔三差五把我揍得满头包。

我那会儿才五岁,打不过他,就哭哭唧唧跟爸妈告状,然后就是一场发自灵魂的揍。 有时候女子单打,有时候男子单打,也有时候男女混合双打。   我哥是一个勇敢的人,被揍完屁股,提起裤子,二话不说,继续出去淘。   有一天,他难得的一脸严肃,把我们大院的小朋友集合起来,很犹豫很忧郁很鱿鱼的说:“哎,我跟你们说啊,我遇上一个坏老头,好几次放学路上,他都跟在我后面喊,喂喂喂,小小子儿,你JJ掉了!!!”  打虎亲兄妹,遇上坏人了,我还是很关心他的,无比关心无限担忧无尽困扰地问:啊?那你JJ掉没啊?  “没有,每次他说完我都摸摸,还好,在的。 ”  大宝也很关心我哥,焦虑不安:表哥,万一他说多了,你的JJ真掉了怎么办哪?  我哥特别严肃的说:我也一直担心这事儿,咋办呢?二叔说我要是没有小JJ,以后就找不到大白馒头。 JJ事小,饿死事大啊。

  虽然不太明白JJ和大白馒头有什么联系,但是我哥的严肃影响了大伙儿,我们纷纷拍着胸脯表示,听从我哥的安排,来一场JJ保卫战。 皮皮虾,布衣,安好,芒果,幽灵,听海,嗨森,二丫,大宝……小伙伴们激动难耐、七嘴八舌的开始吵吵。

  最后,作战计划是这样的。

  第一梯队:埋伏在老头习惯出现的地方,听海、幽灵藏在木门后,布衣、芒果蹲矮墙背面,嗨森姐占据了破仓房的窗口,此梯队成员会唱歌,嗓门大,胆儿肥。

  第二梯队:爬到路旁的大树上,以浓密的树荫为掩护,人手一把弹弓。 这一队有芒果、酒鬼哥、大宝、二丫。

本来我也想参加这一队,因为人太小,爬不上去树,哭半天,最后只好放弃,去当哨兵。   一切就绪,激动人心的那一天到了!我哥假装目光呆滞的走过来,老头醉兀兀的,晃晃悠悠的跟在后面,果然,大声喊:喂喂喂,小小子儿,你的小JJ掉了。 一边喊一边快步走过来。   是挺吓人的啊,这么丑一老头,追着我哥喊小JJ。 我们忍不住流下了同情的泪水。   说时迟那时快,第一梯队的小伙伴果然给力,按照计划突然开吼:  东风吹,战鼓擂,死老头子谁怕谁?小树不修不直溜,人不修理艮赳赳!打——  第二梯队早就瞄半天了,一听命令,纷纷发射,弹药是足足的。   老头的鞋拔子脸都拉长了,有点懵逼,这特么啥情况啊,吓得酒醒一半。 精神和肉体都受到双重摧残后,他,竟然仓皇逃窜了!  欧耶!胜利了!!!  小伙伴们从藏身之处飞奔过来,热情的拥抱在一起,雀跃,乐不可支。 大家成功的保卫了我哥的小JJ,这是一件多么伟大的事儿啊!我们分明透过我哥含着泪花的眼睛,看到了一颗感恩的心。

  JJ保卫战以后,我哥兴许是良心发现,对我好了几个星期,毕竟,我们一起保卫了他人生中最为宝贵的那啥。   好景不长,冬天来了。 他故态复萌,隔三差五又打的我满头包。

一天中午,我和皮皮虾、听海、幽灵几个小菇凉正在炕上歘嘎啦哈,他呵欠连天的回来了,非说要午睡,让我们滚出去玩。   院子里跳了一会儿皮筋儿,我们几个冻得鼻涕咧些的又进屋了。 毕竟,大东北的冬天,那可不是盖的,我们几个,又没有熊抱抱,也没有啥好玩的,只好又跑回了屋子。

  百无聊赖,又不敢出大声儿,看看睡的呼呼的我哥,皮皮虾姐姐突然说:哎,上回咱们帮你哥保卫了JJ,到底JJ有啥重要的啊?兴许挺特别的,要不咱们咋没有呢?  幽灵胆子大,说:对啊,半年了,你哥的JJ咋样了?不会被老头真说掉了吧?  我也担忧了:要不,咱们瞅瞅?  听海小声唱着:想瞅就瞅,要瞅的痛快!  我跑过去,扯下我哥的铁裤衩,一看,小JJ还在,就是蔫了吧唧的,歪歪在一边。

  布衣急死了:咋这么蔫儿呢?不对啊,我偷看我哥撒尿,是直起来的啊?  大家都担心起来。   安好小声说,不然,我们拿根绳子把它栓起来看看?  好主意!!!  我马上找一长长的细绳子,在我哥的那啥上缠了几圈,打了个死扣儿,这头拴哪里呢?抬头望望大梁上的电灯泡,嗯嗯,有主意了!  都个子矮,够不着,我们几个齐心协力搬了大凳子小凳子的,总算把绳子系到电灯绳上了。

哎呦,累满头汗的说。

  费这么大劲儿,还蔫蔫的,这可咋整?真坏了,看来。   皮皮虾姐姐果然见多识广,又开始出主意了,说,我家公鸡蔫蔫的时候,我就拿跟树枝子刺它,它马上就活蹦乱跳的,我妈说的,它就是欠刺……哦,是欠刺激。

  那咋办,这大冬天的,上哪里找树枝呢?突然看见窗台上放着一把改锥,嗯嗯,就是它了。   刺哪里呢?模糊中我觉得不能刺小JJ,那地方也没多少肉啊。 为了刺哪里,布衣和安好争了起来。   布衣说:老师说了,锥刺股,当然是刺大腿!!  安好哼哼:股不是大腿,屁股屁股,刺屁股。

  布衣依稀觉得老师讲的就是刺大腿,可是又记不大准,坚持着:大腿!大腿!  你们吵啥呢?还要不要给我哥治疗了?耽误了病情谁负责?敢情不是你们亲哥了,哼。   就屁股了!我咬着牙,一锥子下去!  啊——啊————啊——嗷——啊啊——嗷嗷嗷  我发誓,我听到的是这辈子所听到过最惨烈的猪叫。

  且不说当天晚上我就被男女混合双打了一个多小时,也不说第二天我哥就被带去上海的大医院治病(锥刺股倒不是很严重,问题是他一疼,从炕上蹦起来要揍我,没注意到还有头悬梁的问题,生生被拽的不过血了),一半是受到良心的谴责,一半是被我哥的猪叫吓到,大约两个月的时间,我都以泪洗面,难以自拔。   幸好,大城市果然不一样,医生技术高超,我哥的病暂时治好了。

可是,有个小小的后遗症留下了。 我哥不能听“啊啊啊,嗷嗷嗷”,一听就想撒尿。 尿裤子尿好多年,特别到了冬天,在学校尿了裤子,那罪遭的。 大东北的大冬天,冷啊!  后来隐约听说,他跟长腿妹纸们啪啪啪的时候,也听不得“啊啊啊”“嗷嗷嗷”。

<#longshao:sxy_article#>

你还会喜欢:

{主关键词}
鱼价回暖上涨!鲈鱼和鳜鱼半年涨一倍 情感教育小团体

{主关键词}
禾葡兰婷儿老师分享:解密喝牛奶真的可以美白吗

{主关键词}
邪王的懒懒妃小说支援

{主关键词}
“小腰精”全方位瘦腹攻略

{主关键词}
禽流感若人传人数百万人或死亡

{主关键词}
A股“入摩”一周年成分股表现超基准 外资看好A股市场

{主关键词}
历史书上不会写的5个历史真相!

{主关键词}
[国学经典]再说《般若波罗蜜多心经》

{主关键词}
《倡寮九零年之虐渣攻略》

{主关键词}
《倡寮八六之花好月圓》

{主关键词}
51talk和哒哒英语好不好?一年收费多少?

{主关键词}
一年级美术上册《小小食品店》教案1 湘教版(可编辑)doc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