呵,我愚蠢的总裁大人哟

呵,我愚蠢的总裁大人哟

正文第31章病房修罗场[更新时间]2019-07-0823:06:09[字数]2641坐在床上安心的吃着聂久削的苹果,聂楚楚越发觉得刚才的事情很巧。

怎么聂久就这么合时宜的出现了,有种被系统坑了的感觉。 算了,坑就坑了吧,反正600经验值已到手。 之前的那100经验值最近已经扣除一些了,现在总共大概只有600多经验值,还差400左右经验值,就可以打开系统商城了。 话说温凝刚刚红着脸的跑了,这孩子也真是单纯,能在温清澜的教导下还保持这样的单纯,真是难得了。 聂久倒是什么都没有问,似乎忘记了刚刚看到的一切。

这样也好,聂久不问,她也不会想要主动的去提这么尴尬的事情。 两个人似乎潜意识的达到了某种默契。

都不问刚刚发生的事。

话说今天是星期天,聂久现在不应该在家吗?怎么会知道她在医院?嘴里还包着一块苹果,聂楚楚看着聂久,囫囵的说道。

“泥布是在家嘛?”打算拿着另一个苹果开始削的聂久楞了一下,随后扶了下眼眶,清冷的声音响起。

“温凝打电话告诉我的,说姐姐受伤了,在六六医院。

”聂楚楚眨眨眼,顺手接过了聂久递过来的另一个苹果,咬都不咬就放在嘴里啃。

“哦。 ”原来是打电话吖。 欸?温凝知道这小子的联系方式?似乎是看到了她眼中的疑惑,聂久难得好心的解释道。

“温凝是我的同班同学。

”想了一下,他又说道。 “他一直考的都是第二名,每次和我的差距都是几分,为了超过我,经常会抱着书来问我一些学习上的问题。 ”他俩还有这层关系……聂久居然还会热心肠的帮助同学,对他刮目相看了。

原著中温凝顶多算一个小boss,作者没有特别详细的去解释温凝和聂久是怎么认识的,她还一直以为他俩是在那个校园演出中认识的呢。 和聂久闲聊了一会儿。

聂楚楚发现这货完全就是个木头人。 问一句答一句,甚至都给她一种错觉,如果不是因为她是他的姐姐,其实他根本不屑于去理会她。

哎,这样他以后可怎么给她找个弟媳,来自姐姐的担忧。

看天色有些晚了,知道他还要上晚自习了,马上就要高考了,一刻都不能耽搁,于是找了个理由让他回去了。

第二天。

.聂楚楚是被来电铃声吵醒的。 坐起身来,发现昨晚竟然就那样睡着了,衣服都没有换。 但身上盖着被子,谁帮她盖的被子?可能是护士吧。

看着手机上熟悉的电话号码,聂楚楚使劲的揉着乱糟糟的头发,一脸头疼。 温清澜!这人给她打电话干嘛?应该不是来找她麻烦的吧,女主也没受什么伤,而且也不是她让那个灯掉下来的。 想好后,聂楚楚准备接电话了。 电话接通了。 温清澜的声音传了过来。 “现在,立刻,到我的别墅来。 ”“……”还是熟悉的霸道,还是熟悉的配方。 盒盒,这人还真是将渣作者做的人设运用得炉火纯青。 忍住要手动挂电话的冲动,聂楚楚尽量控制着自己濒临暴怒边缘的情绪。 “请问温总找我是有什么事吗?”对方那头没有回答,过了几秒钟后,聂楚楚才听到挂断电话的提示音。 “……”忍住。

对方是男主,忍住。

男主放个屁都是香的。

温家。 也许是温清澜事先交代过,聂楚楚毫无阻碍的进入了别墅。

站在温清澜指定的一个房间门口,聂楚楚轻轻地敲门,里面传来了一声淡淡的声音。 “进。

”听到温清澜的声音,她这才小心翼翼的拧开门,走了进去。

书房里面的装潢跟别处不太一样,外面走的是欧式风格,但是这个里面却很是古典,高大的书架上摆满了层层的书,不留任何缝隙。

温清澜坐在书房中间的那张桌子后面,墙上还有一张价值不菲的壁画,他正低着头专心致志看书。 聂楚楚一步一步的走近他,直到来到了他的书桌前。 男主大人一个眼神都没有赏赐给她。 聂楚楚深吸了口气,翘着腿懒散的坐在书桌上,仰脸邪肆的舔了下嘴角,故作闲适放松的姿态。 男主大人仍然专心看书,好似没有理会她的意思。 聂楚楚挑眉,这是什么情况?这男主叫她来就是为了让她看着他看书?想了一下,聂楚楚觉得她还是需要询问一下?“温总?”“连床都上过了,还学着别人喊我温总?”男人富有磁性的声音沉沉的打断了她的话。

聂楚楚眨眨眼。 “那我该喊你什么?”“清澜?”“嗯。

”男主合上书,漫不经心的支着头,懒懒的看着她。 聂楚楚握紧的掌心也一点一点地放松开来。 就像他说的,连床都上过了,她还别扭个什么劲。

他不就是想要她当个生育机器,帮他生个孩子吗?她给他就是了。 毕竟这买卖也是好处多多不是。

既可以接近男主,她的孩子也可以姓温,那她不还有打入温家内部的可能性不是?万一她将来的孩子将温清澜取而代之,那可就是喜滋滋了。

温家,可不就是握在她的手中了吗?当然,这一切美好的前提就是,她将来的孩子知道她这个母亲的存在。 这就要看温清澜对她的好感程度了。 聂楚楚伸手搭上了他的肩,衣料很薄,她通过他的衬衫,能够清晰的感受到他的体温,当她的指尖碰到温清澜身上的那一刹了,就像是触电一般,立刻就想把手缩回来。

温清澜没有制止她,但也没有任何动作,仿佛她的动作不能对他造成任何的影响。

聂楚楚的指尖开始下移,长发垂下,落在了他的胸前,她慢慢的环住了他的脖子,凑近他,生涩而笨拙的吻着他的下巴。 男人的身体开始紧绷起来,连带着手上放书的动作也停了下来。

书房里唯一的声音在此时完全消失。

聂楚楚的手心都在出汗,难道要在书房那啥?她张开嘴轻轻的吻着温清澜。

温清澜一直都没有闭上眼睛,女人的眼睛近在咫尺,他能够看到,她的睫毛在颤动。

在聂楚楚这样毫无技巧的挑逗下。 温清澜只觉得他身上的每一个细胞都在叫嚣的躁动着,想要把她拆吃入骨。

他强压着内心的冲动,看着近在咫尺的聂楚楚。

“听说你住院了?”听到温清澜的声音,她停下动作。

“温总知道了?”“嗯,黛儿告诉我的,灯掉落下来也是不可抗力事件,但我还是要提醒一下你,我们的合约会一直实行下去,直到你生下孩子,在此之间,你绝不能伤害楚家的楚黛儿,相信你们已经见过面了。

”聂楚楚心里发笑,受伤的不是她吗?还是被男配救女主时误伤的。 渣作者这么写,不会是觉得喜欢女主的男配在救女主的时候还可以虐一下女配,这样很有爽点?也是,这就是女主的地位不是吗?这不过就是一个写好了剧本的戏,何必那么认真。 聂楚楚咧嘴一笑,眼中清醒的如同一汪冰湖。

“好啊。

”聂楚楚十指覆上他的脸颊,魅惑的歪着头,轻笑一声。 “那么,我的总裁大人,我们现在要不要做一些履行合约的事情?”聂楚楚慢慢的开始挑逗他。 见他迟迟都没有动作,聂楚楚按耐不住的睁开眼睛,后退了一步,忍不住蹙起了眉。

男人的目光里没有一丝情欲色彩,冷冷的扯了扯唇角,带着深深的嘲弄。

“如果你只有这点能耐的话,需不需要我去找一只鸡来教你?都已经卖给我了,你还在这里故作清纯个什么劲儿!”聂楚楚也不恼,掀起长长的睫毛浅浅一笑,清纯的面孔上散发出与之不相衬的娇媚笑容,肆意的玩弄着自己的耳发。 “挑逗男人这种事情楚楚还真没学过,如果温总愿意的话,可以教教我。

”。

<#longshao:sxy_article#>

你还会喜欢:

{主关键词}
兴业基金(80280395)基金公司债券持仓

{主关键词}
作文《我的老师》怎样写开头

{主关键词}
仲恺农业工程学院成人高考英语专升本专业16

{主关键词}
沈梦辰张嘉倪分享保养“偏方” 可这些偏方靠谱

{主关键词}
M+重构美甲新生态 张镁曦的稳健与睿变【图】

{主关键词}
《锐角三角函数》文字素材1(华东师大九年级上)

{主关键词}
教你做快乐职场女人的十五招

{主关键词}
河南升达经贸管理学院思政部举办“毛泽东诗词朗诵会”纪念毛泽东诞辰125周年

{主关键词}
《倡寮九零年之虐渣攻略》

{主关键词}
成功的网络营销案例,营销推广就是这么简单

{主关键词}
盲目服用保健品 可能惹上乳腺癌

{主关键词}
1994年属狗2019年运势 有甚么浏览