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千七百二十六回 师妹在怀爱在心沧狼行最新章节

第一千七百二十六回 师妹在怀爱在心沧狼行最新章节

耿少南的心中一阵暖流涌过,暗道徐林宗果然不愧是自己的兄弟,宁可私自下山,也要来救自己,要知道,这是足以直接逐出师门的重罪了,一想到这里,他忽然有些愧疚,再次地怀疑起自己刚才的那个夺徐林宗的掌门弟子之位,进而迎娶小师妹的计划了。

可是耿少南突然心中一动,刚才他看到了辛培华,又看到了何娥华,但自始至终,他也没有看到徐林宗的身影,他看着何娥华的眼睛,问道:“师妹,那,那徐师弟现在在哪里呢?”何娥华这才反应了过来,扭头看向身后,却只见空空如也,讶道:“咦,奇怪,怎么徐师兄和小师弟都不见了呢。

”“大师兄,我们三个在半路上碰到了陆炳,他说把你交给了屈彩凤,然后我们就往这里赶,等到了巫山派后,只见他们的广场上好像刚刚散去一群人,徐师兄让我们在寨外等着,他本人潜入了寨中。 ”“可是过了不一会儿,他就失魂落魄地出来,说是你,你已经遭了巫山派的毒手了,还说,还说巫山派屈彩凤下令,要把你扔到后山喂狼,我们一路寻找,才终于在这里找到了你。 ”“当时我一看你七窍流血,僵卧地上,连心跳和气息都没有的样子,几乎要晕过去了,冲上来就,就抱住了你,当时,当时徐师兄和小师弟就在我身后,可是,可是我当时所有的注意力都在你身上,我也不知道他们去了哪里。

”耿少南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:“刚才,刚才小师弟一看到我活过来,他就马上使出轻功奔出去了,很急的样子,象是在追什么人,我想,他应该是去追徐师弟去了,难道。 。

。

。 ”说到这里,耿少南突然双眼一亮,失声道,“不好,徐师弟一定是找屈彩凤为我报仇去了!”何娥华也马上意识到这一点,颤声道:“呀,确实是这样,大师兄,你这回死而复生,到底是怎么回事,难道,难道是屈彩凤有意地放过了你?”耿少南仔细地回想起当时的细节,点了点头,轻声道:“看来也只有这个解释了,屈彩凤真想杀我,本就不应该用毒酒,那毒酒是她亲自调的,恐怕只是一剂假死药,为的是骗过巫山派上下的弟子,这样好对杜七娘的死有个交代,至于我后来活过来,那可以说是我的体质,或者是天意了,这样手下人也没有意见。 ”想到这里,耿少南长舒了一口气:“看来,我们还是错怪了屈彩凤,她的心胸比我想象的要开阔,也不是不明事理,一味计较之人,大局小节,还是分得清楚的,杀了我,武当必然与巫山派全面开战,她只能被迫求助于锦衣卫,引狼入室,但不杀我,又不能服众,于是用了这种方式解决,此女聪明绝顶,又深明大义,也难怪徐师弟会喜欢上她啊。

”何娥华的小嘴唇渐渐地嘟了起来,不高兴地扭过了头:“哼,什么深明大义,聪明绝顶,这个女人凶巴巴的,不可理喻,她要真的是深明大义,当初为什么要下令杀我,大师兄若不是为了救我,又怎么会误杀杜七娘?”说到这里,她咬了咬牙,冷笑道:“我看,她是怕杀了大师兄,对徐师兄没法交代罢了,所以只能用这种办法,来挽留住徐师兄。

要不然她怎么会在路上出现,说是在什么枫花谷等徐师兄呢?”耿少南倒吸一口冷气:“什么,你们在路上碰到过屈彩凤?”何娥华点了点头:“是的,还是她跟我们说,在后山可以找到你,当时她说话的时候还一直在笑,我们那时候以为她是要嘲笑我们,一个个都气炸了,可是为了避免大师兄你被虎狼叼走,还是没有与她计较,赶了过来,现在想来,他当时是想给我们一个惊喜,可惜,可惜徐师兄他,他一看到你的样子,只怕是真的误会屈彩凤害了大师兄的性命,转身就去报仇了。

”耿少南叹了口气:“但愿不要铸成大错,让两个相爱的人相杀。 ”何娥华不高兴地站起了身,说道:“徐师兄怎么会真的爱上这个魔女呢,大师兄,我们又不是没见过这魔女发起狂来有多可怕,就算她现在是清醒的时候放了你一次,但下次没准发起疯来还会伤人,徐师兄这次最好是跟她一刀两断,再无纠葛,也算两清了。 ”耿少南知道何娥华是吃醋了才会这样说,微微一笑,正待开口劝解,突然间,却是脸色一变,因为他看到了在山道的小路上,徐林宗浑身是血,失魂落魄地提着太极剑,剑身之上,鲜血一滴滴地顺着血槽下落,随着他的一路走来,染得道边的草丛上到处都是斑斑血迹,而辛培华跟在他的身后,眼中泪光闪闪,却是一句话也说不出来。 何娥华的双眼圆睁,一下子就奔了出去,直到徐林宗的身边,她的两只小手,紧紧地拉住了徐林宗的左臂,眼中泪光闪闪,呼唤道:“徐师兄,你,你这是怎么啦,你说话呀,你说句话呀,你这个样子,真的,真的是要吓死我啦。

”徐林宗的眼神中一片空洞,甚至没有看何娥华一眼,左臂本能地一挣,何娥华一下子站立不住,向边上跌出两步,急得想要再度跟上,辛培华的手却是拉住了她的右臂,轻声道:“师姐,别这样,让徐师兄一个人静静,他刚才伤了屈彩凤,险些取了她的性命,现在我们都不要再刺激他的好。 ”耿少南听得一清二楚,他挣扎着,扶着石壁站起了身,却是再也迈不动步子,只能看着徐林宗这样如行尸走肉般地走到了自己的面前,他大吼道:“林宗,你醒醒,睁开眼看看我啊。

”徐林宗的身躯猛地一颤,一张嘴,一口血块吐了出来,直溅到耿少南的身上,他看着耿少南,嘴唇在哆嗦着,喃喃地说道:“大师兄,真的,真的是你吗?”话音刚落,他的两眼就一翻白,就这样晕了过去,再也不省人事。

<#longshao:sxy_article#>

你还会喜欢:

{主关键词}
邵阳市邵阳市成人高考有哪些毕业待遇

{主关键词}
苏慢慢:你满意了吗?

{主关键词}
小学五年级先生的遗书

{主关键词}
广州日报:规范宠物医疗亟待统一行业标准

{主关键词}
两会精神学习心得体会

{主关键词}
这条短信代斗争着我的心(白发银须注重)

{主关键词}
“新中国的记忆” 档案记录南京时代变迁

{主关键词}
人工智能的“能”与“不能”

{主关键词}
给准初一孩子的暑假小升初衔接指导

{主关键词}
最完整的抖音群控、抖音营销、抖音引流的技巧大全!

{主关键词}
惊艳 … 顶级绿松石宝器

{主关键词}
解放思想推动高质量发展宣讲稿