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400章 激进末世异形主宰最新章节

第2400章 激进末世异形主宰最新章节

如果非要给“异形联盟”的“超级智囊团”分个派系的话,那毫无疑问有很多种方法。 有人的地方,就有江湖。

任何一个文明,都是这样。 虽然云海曾经说起过,严禁“异形联盟议会”以及“超级智囊团”出现派系纷争,严禁他们结党营私,但是有些东西他却没有办法改变。

“异形联盟”下属的智慧种族,人类一家独大。 换句话说,“天星族”、“特伦族”、“曼尔族”等等十几个智慧种族加在一起,也没有人类多。

人类,不可避免地就是一个派系。 其他的智慧种族虽然不至于“结党营私”,但为了在“异形联盟”中争取到更多的话语权和权利,他们却已经是拧成了一股绳。

不过他们只是团结在一起,加强彼此之间的交流、学习,并没有试图干什么对“异形联盟”不利的事情,所以清楚这一点的云海也没有说什么。

这是一种区分方法,除此之外,“超级智囊团”以及他们参与的“议会”,却是以两个人为首形成了另外一种派系。 一个是莫迪为首的“温和派”,无论任何事情,他们总会谨慎地考虑到更周全、更稳健。 而另外一方就是艾米丽为首的“激进派”,就如艾米丽的行事一样,这一部分人只考虑怎么才能将利益最大化,却不在乎会损失多少,非常的激进。 当然,这些只是理念上的冲突。 实际上“温和派”也好,“激进派”也罢,在会议中他们会争吵的面红耳赤,一些冲动的甚至会尝试用肢体语言说服对方,但在会议结束后,大家一起吃饭、一起喝酒,却不会因为理念的不同影响到彼此的关系。 包括艾米丽和莫迪也是一样,虽然更多的时候他们的理念有根本上的冲突,但这并不妨碍俩人友好甚至是亲密的关系——毕竟莫迪还曾经做过艾米丽的导师。 一个文明想要强大,就必须学会去听和接受更多的声音。

这一点,云海一直都知道。 就像现在,虽然艾米丽提出了一个几乎所有人都在强烈反对的提议,但云海相信聪明甚至妖孽的艾米丽,肯定有她的道理。 “在我发表自己的看法之前,我想问一下在座的各位,我们来这里为了什么?”艾米丽站了起来,眨巴着眼睛问道。 她在看着不同的人,这也包括身边的莫迪和对面的云海,虽然目光清澈平和,但大多数人还是能感觉到她的气势。

“你是什么意思?我们是来作战的,敌人就是虫族,这难道还有疑问?”“是啊,我们的敌人是虫族,但我们不会主动跟它们交战,因为我们现在还没有那样的实力。 ”“你有什么就直说吧,这样的问题有什么意义。 ”……………………偌大的“会议室”中,其他成员的声音接连响了起来。

“我说清楚一些。 ”“实际上,我们不是来和虫族作战的,而是来寻找本源体的。 ”“本源体不出现,本源文明没有和虫族打起来,那我们就没有和虫族作战的勇气和机会。

”“现在我们已经来到了异外三号河系,只需要通过一个已知的定点虫洞就能直面虫族。 ”“但是问题来了,本源体在哪里?”“谁能告诉我,我们怎么样才能悄无声息地在一个有着未知数量虫子存在的河系中,在不惊动虫族的情况下找到本源体?”“主宰,你可以做到吗?”笔直地站立着,看上去很柔弱的艾米丽身上却散发着一股强大的的气势。 当然,这种强大不是身体或者力量上的强大,而是她的精神力。

不具备精神能力,但源于绝对的自信和智慧,这一刻的艾米丽却让所有人感觉到了压力。 看向艾米丽的目光中赞许意味更浓了,在更多的人还保持沉默时,云海率先摇了摇头,回应她道:“这很难,要么需要很长很长的时间慢慢地搜寻,要么就是它自己出现,否则我也很难找到本源体。 ”“你们呢?谁有更好的办法能够找到本源体?”艾米丽一脸“我早就知道”的表情,随后看向其他人问道。

这一次,却没人开口。 而坐在艾米丽身边的莫迪,却已经露出了一脸若有所思的表情。 “既然我们找不到本源体,那么我们为什么不想办法让它跳出来呢?”“这个河系通往虫族河系的虫洞,我想因为本源体已经通过的缘故,虫族应该不会设下多么严密的防守阵型。 ”“现在虫洞我估计都是经常关闭着的,只有在虫族通过时才会临时打开。 ”“我们占领虫洞,让一部分舰队直接过去那个河系。 ”“智能微观文明舰队的机动能力,我毫不怀疑,也不怀疑它们的战斗力。

”“只要舰队不被虫族彻底围死,我相信虫族一时半会也拿它们没办法。

”“这样的情况下,我们一边扼守住虫洞阻止虫族通过。 ”“同时在虫族河系,智能微观文明的舰队在寻找本源体的同时不停地骚扰虫族。 ”“如果本源体还在那个河系,如果它有一些智慧,我相信它自己就会主动跳出来了。

”“这样一来,我们的目的也就达到了。 ”修长的身躯站的很直,艾米丽的目光在不同的人脸上看着,最终停在云海脸上。

“你这个方法,不是不行,但是太激进了。 ”“我不否认,这可能是我们唯一引本源体主动现身的方法,但这也存在着太多的危险。 ”“如果我们守不住虫洞呢?”“如果连接了两个河系的虫洞不止这一个呢?”“当我们在不停破坏虫洞的形成,阻止虫族大举入侵的时候,突然从其它虫洞通过的虫潮包围了我们,怎么办?”“主宰对这次行动的定义很清楚,如果有便宜我们就捡,实在捡不到便宜,我们会果断地撤离。 ”“你这个方法,却是将我们直接推到了虫族的面前。 ”“直面虫族,正面跟它们交战,主宰说过了,我们是没有胜算的。

”其他人还没有说话,甚至云海都不及开口,坐在艾米丽身边的莫迪就迫不及待地站起来说道。

<#longshao:sxy_article#>

你还会喜欢:

{主关键词}
探索开通澳门与邻近城市、岛屿的旅游路线,探索开通香港—深圳—惠州—汕尾()航线。

{主关键词}
专为中国人写的超右脑英语进修法

{主关键词}
早安心语:命里有时终需有,命里无时莫强求

{主关键词}
江苏匠人匠心非遗巡展启幕 筹集善款支援爱孤儿

{主关键词}
【图书是如何制作的在线听mp3

{主关键词}
朱中原:寻找批评文体之美 时代作文网

{主关键词}
共话历史新责任 不忘初心续新篇——环境工程学院举办“改革开放的伟大历程与当代大学生责任”专题党日活动

{主关键词}
林更新悔怨更新林更新?还是灵更新?爱上美男主播只在一瞬间,铺开我北鼻林更新,林更新演过的片子,林更新真实身高

{主关键词}
64aec09d74f30dccdcd0a9d1530e61f1

{主关键词}
对付姑苏地区积分入学资格线疑问解答参考

{主关键词}
五年级数学天天练试题及答案2018.8.22(分类讨论思想)

{主关键词}
如此“运动员”,还是少一点吧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