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吻定情,许我余生都是你

一吻定情,许我余生都是你

正文第二百零六章惹祸精[更新时间]2019-07-0823:08:01[字数]2075在场的所有人也被顾安城的这句话所惊到了,如此雷厉风行的顾安城,竟然会这么袒护一个女人?秦槐一双深邃的眸子闪过一丝异样的光,他看着顾安城离去的背影,最终化作意味深长的笑容。 顾安城抱着林初迅速的离开,心中三分愠怒,剩下的……竟全都是对这个傻女人的心疼。

坐上车后,江来驾驶着车,二人都坐在车厢后面,气氛异样的冰冷。

林初看着一旁阴沉可怕的顾安城,微微抿唇,却什么都没有说出口。

这应该是她第一次见到这么生气的顾安城,她知道他这次是真的在关心自己,却也除了一句谢谢什么都说不出口来。 对于林安安在她昏迷之前所说的话,始终像是一个疙瘩长在了心里。 “顾安城,谢谢你今天来救我。

”而那个男人听到这句话,周身散发着的冷冽气息似乎又更重了几分。 几乎是咬牙切齿的落下这么一句话,“你就除了谢谢没别的了?”“呃。 ”林初哑语,“可是……”还没说完,她就发现顾安城的气息猛地席卷进了自己的口腔内,那个男人像是惩罚似的落在她的唇上,狠狠的咬了一口。

“唔,你轻点。 ”听到女人不满的呜咽,顾安城这才停止了自己的暴行。 出乎意料的,顾安城一向清冷的声音似乎在此刻温柔了几分,“有没有哪里受伤?”林初红了脸,对于刚刚顾安城的行为有一些害羞,心扑通扑通的跳个不停,“我没事,没有受伤的地方。 ”顾安城这才微微颔首,“下次别说谢谢了,有点诚意,你就给我主动的肉偿!”江来:“……”他手一抖,整个车在大马路上不受控制的来了一波神龙摆尾。 林初嘴角猛地抽了抽,“不行!你把我当成什么人了?”“当成我的女人啊!”顾安城理所应当。

整个车又是一波神龙摆尾……江来不好意思的道歉,“顾总,对不起我今天手有些抖。

”林初:“……”等到车已经到达顾家的时候,林初这才下了车。 她刚刚下车,这才发现自己的腿已经给吓软了,差点没有摔倒。

顾安城一把拉住林初的手,微微蹙眉,“走路都走不好?你到底有多笨?”林初心里一梗,却也没说什么。

难道要让她承认自己吓腿软了?这也太丢人了!江来去停车了,而顾安城见到林初这副样子,干脆就直接把她横抱起来,走进了房间。

两人依次洗了澡,这才躺在了床上准备睡觉了。

而林初后知后觉的想起今天的事情,心里还是开始愤怒起来,她犹豫了片刻,问道:“顾安城,你有没有骗我?”顾安城见到林初这副模样,一下就反应了过来林初或许是因为林安安跟她说了什么的原因。 侧躺着,用手支着头,看着林初的眼神像是在看一个弱智,“你到底相信你那个虚情假意的妹妹,还是信我?哪次不是我来救你,你这个惹祸精。

”林初怔了怔。

的确,顾安城虽然说的话不好听,可每一次自己出事后,都是顾安城出来救了自己。 沉默片刻,林初说道:“我不该怀疑你的,对不起……”顾安城微微挑眉,他将林初一把揽在怀里,抬起她的下巴,声音带着几分嘶哑的意味,“既然如此,你打算怎么补偿我?”林初:“……”她没有想到顾安城会忽然说出这么一句话来,也没想到顾安城会一下就离自己这么近。

顾安城的俊颜近在咫尺,而林初早已失去了思考的能力,整颗心狂跳不止,属于他的檀香早就已经攻陷了她的理智。

……翌日,林初醒来时身边早已没有男人的身影,她迷迷糊糊的坐起来发呆了半晌才去洗澡。

与此同时张妈上来喊林初用早饭,见她脸颊红扑扑的忍不住打:“林初啊,年轻人做这种事情没什么好害羞的,少爷已经先去开会了,你睡得太沉了,我就没有叫醒你。 ”林初听见张妈说的话差点没有从楼梯上摔下去,是她的思想太封建了吗?不过,当林初看见桌上丰盛的早餐时,心里还是如往常一样雀跃起来,“谢谢张妈。

”张妈笑着应了一声,然后温柔说道:“那你先吃啊,我去收拾房间了,一会儿江来会送你去公司,少爷已经帮你请好假了。

”林初微微一愣,顾安城竟然把自己的助理留下来,就是为了等她醒来后送自己去公司?林初原本是不信的,可当她看见门外正等候着自己的江来……“……行。 ”林初点点头,赶紧开始迅速的解决掉了早餐。 做好这些,林初就走出门去找江来了。 上车后,林初又忍不住小憩了一会儿……也不知道是不是昨天迷药的关系,总感觉脑袋不清晰。

等到林初到达公司的时候,其他的公司员工只是看了她一眼,就继续手上的工作了,对她的迟到或‘旷工’习以为常。 ……与此同时,顾安城的办公室内。

顾安城刚刚开完会议就已经回到了办公室,他看见江来已经回到了公司,随口问了一句,“她上班了?”“是。 ”江来点点头。

办公室内早已等候多时的秦槐,见到自己被无视倒也不气恼,他慢条斯理的站起来,走到顾安城的面前,“报社已经通知我了,消息你可以放出去,但是有关秦天的,我要抹掉。 ”秦槐也是一个商业老手,知道顾安城的意思。

按照顾安城的处事风格,新闻报社那边的人根本不会给自己打报告,并且能在当天就上架秦天的-负-面-新-闻,绝不可能给他留下一点时间反应。

顾安城这么做,是想让自己跟他谈判呢。 顾安城并不着急,他抿了一口清茶,“条件呢?”秦槐眸中闪烁着阴冷戾气,但也没有发作,只是沉声说道:“你随便开。

”“就上次说要让给我的合同如何?”顾安城毫不客气。 秦槐:“……”他特么的……那份合同年收入经营得好可达公司一年总业绩的百分之二十了,那么大块饼就为填补秦天的一次失误,秦槐心里别提多气了。

<#longshao:sxy_article#>

你还会喜欢:

{主关键词}
魏文帝曹丕的最后一夜 赏析文章

{主关键词}
厦门医学院成人高考,厦门医学院成人高考网,厦门医学院成人高考本科,厦门医学院成人高考报名

{主关键词}
奇迹小说app奇迹小说免费阅读app手机版预约 v1.0

{主关键词}
温暖心语:用时间和心看人,而不是用眼睛 赏析句子表达效果方法

{主关键词}
《神醫靈泉:貴女棄妃》

{主关键词}
广州日报:让“择业期”更加理性从容

{主关键词}
64913d7ec511e6b70f1444f936aa95eb

{主关键词}
aex公共广播尼日利亚将签署非洲大陆自贸区协议

{主关键词}
信诚中证500指数分级A(150028)基金基本概况

{主关键词}
2011年高考甘肃省优秀作文:诚信=成功

{主关键词}
七年级上册五单元作文老照片的故事

{主关键词}
lx商城:夏风徐徐,几处荷香